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指接刀 >

“爆发” 江西酱酒周(四)

2021-06-06 09:34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下,对于酱酒还能热多久,酱酒有没有“泡沫”的讨论开始出现,结果自然是“各执一词,僵持不下”,但将这个问题放到江西白酒市场,答案肯定是“没有!”

  有江西省内酒商表示,酱香型白酒产品在江西不是有没有“泡沫”的问题,而是点状的“销售爆发”很快就会连成一片,进入全面爆发阶段。

  据了解,全国范围内确实有酒商对酱酒发展抱有“质疑”,首先就是质疑“酱酒价格”高了。

  按照他们的观点,热度之下,众多业内外企业、资本在同一时间涌入酱酒生产环节,造成了酱酒基酒供不应求的现状,基酒价格自2020年以来,就没有停止过上涨。

  在酱香酒生产的主力产区茅台镇,2020年的基酒价格相比往年同期涨幅高达20-50%,为近10年来之最。

  但造成上涨的主因是生产需求“大”,并不代表消费需求“大”,众多企业高价买来酱酒基酒,再以同样的高价推向市场,会有“等量消费需求”存在吗?

  另一方面,则是酱酒品质“一言难尽!”市场上,举着“高端、高品质酱酒”旗号的酱酒品牌比比皆是,大家都说自家的好,到底谁的才是真的好?

  谁也不能否认的一点是,市面上存在劣质酱酒,不是简单的品牌知名度不高,而是真的质量不过关,某些企业“急于求成”,放低定制酒的门槛,甚至是直接以次充好。

  2020年8月28日,央视二套《经济信息联播》栏目就报道了茅台镇假年份酒乱象。

  一是价格混乱,一斤30年的茅台镇年份酒标价1499元,实际成交只需300元;

  二是年份可以随意标,15年、30年、50年等,只要给钱,想改哪一年都行。

  其三,则是“卖酒不如囤酒”的风气蔓延,由于酱酒的价格“一路看涨”,催生出了一大批追涨的“炒酒人”。

  这些“炒酒人”无疑是潜在的市场隐患,一旦他们失控,很可能造成一系列的负面影响。

  而以上种种,在多位江西酒商看来,都不适合套用在江西白酒市场上。他们并没有“据理力争”,而是据实例进行了反驳。

  龙南,江西省直辖县级市,由赣州市代管,位于江西省最南端,总面积1641平方千米。

  截至2019年末,下辖9个镇、5个乡、107个村(居)委会,总人口33.82万人。2019年,龙南的GDP为164亿元,还没有到200亿元,在赣州排在第10名的位置。

  按照国务院印发《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》,城区常住人口50万以下的城市为小城市,其中20万以上50万以下的城市为Ⅰ型小城市,20万以下的城市为Ⅱ型小城市。

  根据这个标准划分,赣州龙南也就是个Ⅰ型小城市,前面还有中等城市、大城市、Ⅰ型大城市、Ⅱ型大城市、特大城市、超大城市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口不到50万,全年GDP不到200亿的Ⅰ型小城市,一年的酱酒销售额居然突破了1000万元+。

  江西省内酒商介绍,赣州龙南的酱酒销售表现就是一个“预示”,未来,江西会有更多的县级区域市场迎来酱酒销售热潮。

  当前的1000万+,3—5年后,或许可能实现翻番。随着这样的省内市场“爆发点”越来越多,一张大网即将展开,笼罩整个江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该酒商认为,部分业内人士对酱酒发展的担心有一定的道理,但问题是“太过悲观!”

  大家一定要明确,“酱酒热”的本质是“消费者对高品质生活的追求”,酱酒复杂的酿造工艺与口感才是吸引消费者的“关键”。

  所谓的“价格偏高、营销混乱、囤积隐患”,只是酱酒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必须要经历的“阵痛”。

  事实已经无数次的证明,不坚持长期主义与品牌打造的白酒企业,必将被市场逐一淘汰,而剩下的“酱酒真金”将会继续热下去。

  而江西省内酒商要做的,是要抓住机会,将优质的酱酒产品引进来,满足省内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118图库论坛